您所在的位置: 新闻频道 > 嘉兴新闻 > 图说嘉兴 > 正文
济宁能不能治疗白癜风
嘉兴在线新闻网     2017-12-16 19:11:43     手机看新闻    我要投稿     飞信报料有奖
济宁能不能治疗白癜风,岗巴白癜风医院,天津能不能治好白癜风,安徽治白癜风的设备,安徽白癜风早期危害,可以治疗白癜风好的偏方,北京白癜风危害

高馨玉在观察检验数据。

导语

长安君(微信ID:changan-j):刚成为法医没多久,就连续解剖40多具尸体……工作快三十年了,高馨玉是如何突破恐惧,成为一名“零失误”的优秀女法医的?今天,让我们一起看看这位同事眼中的“家人”的故事吧——

近日,记者走进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公安局刑事技术支队DNA检验大队,参观了该大队的实验室。面对实验室里各种各样的高科技检验器材,法医高馨玉像给来家中做客的客人介绍家里情况一样,每个实验室、每台器材的功能,她都如数家珍。是的,这里也可以说是高馨玉的家,作为一名在刑事技术战线上工作了近三十年的女民警,她从法医做起,勘验各类命案或事件现场300余次,解剖检验尸体1000余具,又从零开始,筹建DNA实验室并承担检验鉴定工作。从一个人到带一支队伍,高馨玉默默地工作,无私地奉献与付出。

正如她所说:“做法医,是为死者代言;做DNA检验,是为了寻求更多真相。”

世界上少了一个好医生却多了一个好法医

1990年,23岁的高馨玉以优异的成绩毕业于中国医科大学法医学系。可是就在入学前,她连法医是具体做什么的都不知道,家人和同学都觉得既然考上的是医科大学,将来毕业一定会当一名医生。

1991年,齐齐哈尔市下辖的讷河市发生了震惊全国的“10.26”系列杀人、抢劫、强奸案件,该案由公安部督办,黑龙江省公安厅专案组直接侦办,刚刚担任法医不到两年的高馨玉被抽调到专案组承担尸体解剖检验任务。

时值初冬,由于案发地条件所限,尸检工作只能在室外临时搭建的工作棚里进行。作为专案组唯一的一位女法医,高馨玉和其他几名同志在极其严酷的工作环境中,连续工作了20余天。双手冻僵了,就用热水袋暖一暖;实在忍受不了腐尸散发的恶臭,就到棚子外面透口气;走的时候没带厚外套,冷的不行,就直接把死者的衣服往身上一披接着检验。作为专案组年龄最轻、资历最浅的女法医,她白天解剖尸体,晚上写验尸报告,脏活累活抢着干,她对领导说:“请把我当做一名男同事来对待。”在如此恶劣的条件下,高馨玉等几名同志共解剖检验了42具受害人的尸体,为案件侦破工作的顺利开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得到了公安部和省、市各级领导的肯定。公安部原副部长张新枫同志在全国刑事技术工作会议上点名表扬了高馨玉同志。

对于高馨玉来说,这只是她今后多年法医工作的一个开端。从事法医工作多年,高馨玉共检验法医物证1.3万余件,出具的6000余份文书无一差错,她所提供的检验结论为近百起有影响的重、特大疑难案件提供了关键证据,无一误判。在艰巨繁重的法医鉴定工作之余,高馨玉同志刻苦钻研业务,在法医学研究领域取得了丰硕的成果,先后在国家级法医学刊物上发表专业论文9篇,在省级刊物上发表专业论文20余篇,被中国医科大学聘为兼职副教授,成为了齐齐哈尔市法医界的领军人物。

面对那些高度腐烂,残缺不全的尸体,高馨玉也会害怕。她说从上学时就学习尸体的构造,再到工作后面对不同种类的尸体,作为一个女人,害怕在所难免。但为了还死者一个公道,就必须有人去做这个工作。高馨玉在每次工作后,都会给自己找些其他事情,做个心理“SPA”,比如和同事聊聊天,打打毛衣,缓解和释放一下压力。但是回到工作中,高馨玉又迅速切换回“法医模式”,通过尸体检验,还原案件真相。

零失误没毛病同事眼中的好大姐

2009年,在法医战线工作22年之久的高馨玉迎来了“转型”——齐齐哈尔市公安局DNA实验室成立了,高馨玉负责筹建实验室并从事检验鉴定工作。这是一次跨界,也是个全新的挑战。她用三个月时间完成了实验室的筹建,又用三个月时间掌握了很多人需要半年甚至更久才能掌握的相关知识技能,2009年年底,DNA实验室正式投入实战应用。高馨玉自己说,那段时间,是“累并快乐着”,但换来的却是刑事技术工作更加的高效和严谨。在高馨玉带领下,DNA检验大队共受理各类案时间5000余起,通过DNA技术直接破获重特大案件200余起,带破案近千起,为侦查及诉讼提供证据3000余次。

现在,高馨玉可以骄傲地说,只要是她检验的数据,无论再去哪里复检,都不可能出错,就是零失误,没毛病!

高馨玉在进行检验鉴定工作。

工作变了,环境变了,身份也转变了。她由一名和死者打交道的女法医,转型成为了一名女检验师,同时还是一支年轻队伍的带头人。现在高馨玉带领的几名民警,都是年轻的90后,他们对“高大姐”充满了尊敬和喜爱。

“我以前觉得这个工作就像电视里一样,神秘又恐怖。但是在高大姐的帮助和鼓励下,我现在非常热爱这份工作。”“高大姐从来没有过笔误,而面对我们偶尔犯的错,她从未严厉地批评过我们,都是默默地帮我们纠正。”“很多次看到高大姐把孩子带到实验室,她在里面工作,孩子就在外面哭,看着非常不忍心。”“和高大姐在一起完全没有代沟,她总是和我们一起加班加点的干活,有时候默不作声地把我们的活都给干完了。”“来了之后我都知道攒钱了,因为高大姐平时太节俭了……”

年轻人七嘴八舌地讲述着他们眼中“高大姐”的好,而高馨玉在一旁不做声,只是微笑。在这些年轻民警心中,高馨玉是榜样,脏活累活抢着干,丝毫不输给他们;高馨玉是家人,默默地工作,又能和年轻人聊到一起,和蔼亲切。高馨玉将自己的知识学识和做人做事的道理毫无保留地教给这些年轻人,因为她知道,这支队伍要壮大要发展,传帮带是最好的队伍建设。

太忙了加班比孩子补的课还多

蔡跃辉是高馨玉的高中同学,在他眼里,高馨玉没变样,还是那个坐在教室里文文静静的女孩,他当年怎么也没想到,这个学习好,和同学关系融洽的女同学,竟然去当了一名法医。高馨玉是一个重感情的人,虽然毕业已经快30年了,但是只要听说同学聚会,高馨玉一定会挤出时间尽量参加。有时刚刚急匆匆地来,坐下没多一会,高馨玉就被单位的电话又叫走了,同学都戏称:“你们单位一会儿都离不开你。”同学之间虽然感情深厚,但想求高馨玉“走后门”的却一次也没成功过。曾有同学找到高馨玉,想帮忙把酒驾的测试结果改一改,被高馨玉严词拒绝了,她说:“这事你压根就不该问,我这从来就没出过假的检验结果!”

高馨玉的大姑姐李波一直把她当自己的亲妹妹看待。她说,在家里,高馨玉是一个普通又不寻常的儿媳妇。说她普通,是因为她性格谦和善良,宽容厚道,孝敬公婆,能吃苦、有担当,和家里人相处和谐,亲密无间。说她不寻常,是因为高馨玉真的是太忙了,有时家庭聚会匆匆而来,饭都没吃上几口又匆匆而去,有时压根就见不着她。

李波说,作为一个女人,有时真替高馨玉感到不值。因为高馨玉忙到没有时间逛街,没有时间买衣服,甚至连化妆品都没有,为了工作,她放弃了女人应有的享受,就连家里也顾不上,刚结婚时候家里什么样,现在还是大致那样。

高馨玉的儿子今年参加高考,分数理想,就要去上大学了。回顾儿子的成长经历,高馨玉十分的愧疚。因为工作忙,又是双警家庭,高馨玉的儿子从7岁起就会自己做饭吃了,生活和学习更多的靠自理,因为高馨玉不是在实验室,就是在去实验室的路上。家里人都“埋怨”高馨玉,“你加的班比你孩子的补习班都多。”每当这时,高馨玉总是把眼泪流进肚子里。即使是这样,高馨玉也从未麻烦过家里人,这个一生都很要强的女人,始终选择默默地承受这一切,把青春和生活都奉献给了工作。

从警20多年来,高馨玉经历过太多命案的发生,看到过太多生命意外的离世。她说,每个人的生命只有一次,而生命既珍贵又脆弱,一定珍惜生命的长度和宽度,在有限的生命里做更多有意义的事。很多命案的发生其实都是一时冲动的结果,不要因为一件小事,既葬送了别人的生命,也断送了自己的一生。


来源:嘉兴在线—嘉兴日报    作者:摄影 记者 冯玉坤    编辑:李源    责任编辑:胡金波
 
 
甘肃如何治白癜风